Alien

林准 --- 2009-06-10
Alien"Have you ever seen an alien?"八岁的儿子这样问我。 "Yes, and I am." 我答道。 "What? You are an alien?" 我儿子不敢相信。 在我儿子的脑海里,Alien 是来自火星或是银河系以外的奇形怪状生命,即外星人。爸爸怎么会是外星人?于是我拿出了那张足以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 绿卡。绿卡上有我的照片,我的指纹,我的签名,在最上面赫然用粗体字写着“Resident Alien”。我就这样变成外星人了。 其实,Alien 的另一个意思是指外国人或外国侨民。不过,多数时候是用来称呼外星生命,尤其有了那部叫“Alien”(异型)的电影之后。 刚到美国的新移民恐怕都后有一种从火星叭嗒掉到地球的感觉吧。听不懂,说不清,搞不透,弄不明,我好长时间都陷在这样的漩涡了。虽然学过英语,但一点不管用。一句话中总有几个不懂的词,而且是关键词,所以等于一点也不懂。更可怕的是说不清我想要什么。于是乎人类所有的表达方式都得披甲上阵,口语,眉语,表情语,手语,脚语,肢体语,一股脑儿全盘托出。此时,老外必退后一步,以便一览我的全身,然后面带困惑地用好奇的如同见到外星人般的目光注视我。当我舞蹈到对方脸上困惑渐退理解浮现的时候,心中才一轻松。但听到对方极其礼貌的回答时,我如同被按了暂停建一般疆在那里,因为我一点也没听懂。我还是回飞碟里躺着去吧! 冲过语言关是迫在眉睫的事。洛杉矶当地有许多ESL(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班,是给英语不过关的人加强英语的,学费极便宜,有的还是免费的。给我印象颇深的是一个叫EVENS的语言学校。这个学校是上午上课的,入学前要测定你的英文水平以便上相应的班级。学校已全是来自各个星球的外星人,我班级里三十个同学来自二十多个不同星球。我们的老师不允许我们在教室里用英语以外的语言交谈,即便是课间休息也不行,违者罚款。不过,被罚的人极少,到处都可以看到一拨拨的外星人操着生硬的英语高谈阔论,即便相互都搞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也照谈不误。至于把‘在饭店里的汤’,听成了‘厕所里的肥皂’,那是家常便饭的事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操练,听说英语的感觉好想好了一点。这不是吗,那天老板捧着个大箱子走过我的身边对我说:" Give me a hand!" 我居然每个字都听得懂。 我马上答道:"Which hand?" 接着我就明白了 " Fire "不止是火的意思,火大了还可以用来炒鱿鱼。 套用我们星球的一句老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说’。
Al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