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进黑道

林准 --- 2009-12-28
闯进黑道闯进黑道,听起来像周润发的英雄本色,但这里的黑道不是指黑社会。在美国有黄,黑,白三条大道,都是光明正大的发展之道。黄道,是经商之道。可以想象,那是铺满黄金的道路。黑道,是学位之道。就因为毕业时要披件黑袍,戴顶黑帽。白道是从政知道,因为从政者必需清白。不管从政后是什么颜色,至少从政前必须清清白白。对我而言,虽然清白,但不是美国公民,再白也无用,所以,白道不通。想走黄道却没资本,路费也交不起就别指望在这条路上捡金砖了。只剩一条黑道,不走也得走。 从小到大,没人说我是块读书的料。因为我全凭兴趣读书,有兴趣得学科,不需用功也不差,没兴趣的刀架脖子也不行,还常要去求老师勉强算我及格。就说学英语吧,兴趣来时我被英语老师选为英语课代表,兴趣去时期中大考考八分。英文老师看到我一声叹息,连火都发不出。如今要闯黑道一方面是来自周遭的压力,父母,妹妹,老婆一干人等皆是黑道高手,只我一人握个高中文凭,我虽不在乎文不文凭却抗不过舆论压力。另一方面,在美国有文凭还是有实惠的。政府工作的说明上明确标示持那种文凭的最低薪水是多少。一个本科文凭的最低薪水是一个高中文凭的一倍,岂能不让人动心? 要闯黑道,我就要读电脑系,这却招致周遭的一片怀疑。因为电脑系太热门,也难读,和我在中国的所学所做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在上海是个进出口报关员)。不过我自知我喜欢电脑,有兴趣就不怕。再说只为文凭而闯黑道,与人生没大意义,除非上帝在天堂门口也要查文凭。不过我心里着实也没底,到底有多难。 来美国不到一年,我在社区大学选了一门微积分。普通的学费大概十二美元一个学分,因我在美国不到一年 要算外国学生,学费贵了十倍。一门微积分四个学分花了近五百美元,当时来美国立足未稳,这可是一大笔开销。但我已经而立之年了,最宝贵的是时间。这一门课也算试探一下在美国的黑道难不难闯,要不要闯下去。 就在这一门课上遇到了满以华人为骄傲的一件事。因为是在美国的第一堂课,格外用功,第一次测验拿了满分。我以为如此简单的试题满分应该不少,但我身后的一位墨裔一同学瞄了我的考卷一眼,对身边的另一同学惊奇地说:“他拿了一百分。”那位同学看了我一眼平淡地说:“他是中国人。”好像中国人就因该拿一百分。后来我才了解到,在这个社区大学班级里的TOP 10一般都由中国裔学生包揽。有的学生竟然在开学的第一天要点一下中国学生的人数,超过七八个就要换班,应为想在这种班级拿A太难。 这门微积分增强了我闯一闯黑道的信心。美国的大学其实挺适合我这般兴趣型的学生的。没有规定的科目,只要拿有兴趣科目就可。有的科目老师还使用统计评分法(Grade by Curve),即便不及格,只要全班都不及格,最高的分得几个依然可以拿A。我拿过一堂物理,期末只考了36分,但因为全班的平均分只有18分,我依然是A。由此,在美国读过大学的亲友建议我先选一个比较烂的社区大学里拿普通科目,在那里把成绩拉高,然后转到较好的大学完成专修科目。此策略及妙,我在社区大学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分数是A,成绩单非常的漂亮。所以,在我申请转学时,所申报的五所大学全部录取。我也得以尝尝我挑大学,而不是大学挑我的滋味。我当然挑了其中最有名的那所 --UCLA。 进了UCLA才真正尝到了一个“闯”字。新学期的开学奠礼上校长就告诫我们:“看看自己左右的同学,你们三人中只有一人会走进毕业典礼。”这就是美国的大学体制,宽进但严出。 接下来的两年半学习的压力巨大,门门课拿A已经不可能,目标只能设在平均成绩别掉在B以下。第一学期选了个C++语言。原来读过C语言,都拿了A,想来C++也难不到哪里去。可是,教授上课的速度之快是社区大学没法比的。社区大学一年两个学期,这里一年三个学期,学期短了学科的内容却多了三四倍。几堂课下来半本书过去了。到学期结束只拿了C+,让我冷汗直冒,三人之中我别是第一个倒下的。拿过的课只要成绩在C以上就不能重拿。第二学期我还是到另一个教授的课上旁听了一学期,因为C++是学电脑软体的基本科目,不能一知半解的混过去。 在UCLA的几年,没有过过一次像样的生日,因为我的生日总是碰到期末考。记得一年学“计算机人工智能”,期末的project是要写一段程序把一本“战争与和平”读入电脑进行智能分析。要求是分析完后,当输入一个单词时,程序要输出相近或相关单词。这个程序不断的出错,不是单词找不出就是内存占用太大造成死机。为了赶在最后期限前完成,我两天两夜没有睡觉。真有点拼命的感觉。 我没有强项,阅读速度比别人慢几倍;上课听讲,听不懂的比听懂得多;与教授交流没那么顺;靠的只有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就这样跌跌撞撞的成了三人之中没有倒下的哪一个。 在美国的大学生活我学到了许多知识吗?好像没有。但我肯定学到了自信,自学和竞争的能力。
闯进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