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点蛋炒饭

林准 --- 2010-05-03
不点蛋炒饭只要家里做蛋炒饭,儿子回家提鼻子一闻便会大叫:“啊!今天有蛋炒饭。”还要追问一句:“谁炒的?”若是爸爸炒得便要多添半碗。此时,我更要握着大勺,插手一立,得意洋洋的傲视饭桌。“我可是曾经用大铁铲在餐馆炒过蛋炒饭的。”不过,如果外出到中餐馆吃饭,我却不太愿意点蛋炒饭,心理上满别扭的。就是因为我知道蛋炒饭里凝结了不少炒手的汗水。 再UCLA读书期间,暑期有两个月的空闲,就得忙着找个短工。两个月的时间一晃就过,更本没有挑精捡肥的可能,有什么就要做什么。那个夏天我便在一家中餐馆帮厨打杂。大概我是个下得了厨的模范老公的关系,只切得一小碟姜丝,老板便要我留下了。 饭店的厨房有一定的作业流程。洗菜切菜有组老墨在干,两个抓码配菜的,还有三个大勺。老板忙时也会来掌勺。我是帮厨打杂,就得在各个环节之间打游击。抓码的配料缺了,我得给他马上配齐;入锅前一些菜先要打粉上浆;起锅后要装饰点缀;所以,厨房里没头没脑满屋乱撞的那只大苍蝇,便就是我了。 此外,每天进门必须完成三件事。其一,淘米煮饭。虽然米是论袋来淘论桶来煮,但这是最轻松的了。其二,煮面条。在一个直径近一米半的大锅前煮面,左手持一个大笊篱,右手拿一双两尺多长的大筷子,似乎有一种威风凛凛的感觉。面煮熟后要立即用冰水冷却,然后拌上油,分成小盘备用。一天的炒面用量全要在早上准备好。 最吃力的就数准备蛋炒饭了。我准备的蛋炒饭是半成品,原料就只有蛋和饭两种,配上盐和味精。炒饭前先要打一脸盆的鸡蛋,然后在煮面的大锅里浇上两碗油,用大火把蛋炒个半熟便把隔夜饭倒入一起炒。难点是要把饭和蛋饭炒匀,因为这么大的一锅饭根本炒翻不动。有经验的大厨教了我个方法,他让我右手拿大铲,左手拿大勺分左右同时插入锅底,等铲尖插进勺里便同时往上提,铲子有了勺子借力省不少力。但这样的炒法上身必须前倾,我的头便须倾向大炒锅的正上方。厨房该是饭店里最热的地方,而炒锅的上方更是灼热难耐,没炒得几下就让我满头大汗。虽然我会围块毛巾在脖子上,但总觉得汗水会不经意的滴到锅里。这样,炒饭里不免有了汗水的鲜味。客人点蛋炒饭时,大厨便用这个半成品配上点素菜丁,鸡肉丁和虾仁便可以最快的速度出菜了。 我在饭店里打了一个月的杂就回学校了,只是自那之后我上中餐馆就不点蛋炒饭了,只会点炒面。不过,儿子不必担心家里的蛋炒饭会有老爸的汗水。
不点蛋炒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