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雨随风

林准 --- 2009-12-14
新雨随风晓觉冬霖后, 披衣顾花瘦。 新雨旧曾谙, 遥似江南秋。 清晨起来,推门来到院子里,院子里湿漉漉的一片,看来昨夜的那场冬雨刚停不久。 洛杉矶的雨贵。整整一年没见到几粒雨星了,让人有久别重逢的感觉。我在院子里绕了一圈,清新的空气让人有点陶醉。云层已铺不满天空,露出碧蓝的天幕。阳光从空隙中直撒下来,在半空留下道道的光束。 地,还是湿的。弥漫出干土迎接雨润的气息。不远处的小山丘想是最兴奋的,穿了七八个月的黄衫,没得洗换,不久或许能换一件嫩绿的新装。 院子里石榴树的叶子早黄了,被一场夜雨打得零落满地。枝上最后的一只石榴,更显得孤单了,紫红的脸上还挂着几点的晶莹。忽然想起易安居士的词句,我又忙去看那两株玫瑰,果然是绿肥红瘦了。半数的花瓣飘落在地面的积水塘里,水面漂着落花映着天空。 片片的积水,凋零的残叶落红,让我的思绪飞回了江南。多像江南的一场秋雨后的情景啊!江南的雨,总是揉润在生活的每一处。雨中上学,雨中游钓,雨中送别,雨中迎新。忙忙碌碌地在阵雨中冲过,悠悠闲闲地在小雨中踱步。 这雨啊!久别了。 抓起一把新雨带来的乡思,扬在风中,随风而去。
新雨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