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孩子出世

林准 --- 2000-09-04
伴孩子出世有了孩子之后,时间突然紧了许多。 九月二日星期六的早上四点多,原是我起来去摆摊的时候,我妻突然发现有羊水流出。这是医生关照的必须进医院的一种征兆,于是全家集体出动,送妻去医院,到了医院护士再三说明一切都顺利,我父母才回去,只留我陪伴着。这一天是妻的受难日,阵阵疼痛的冷汗直流。妻的个性要强,一点点小病是从不吭声的,这次的疼痛我想是她终生难忘的。 病床旁边的医疗仪器上一边显示的是我儿的心跳,一边显示的是宫缩的强度,平静的心跳让我心安,一波波的宫缩让我心痛。我想安慰妻说:“为了孩子,你忍着点吧!”可这种粗俗安慰让我难以启口。终于,我憋出了声:“放松点吧,疼就叫出来。”但连我的肩胛都紧张的放不下来。一天一夜,其与我都没睡过。 第二天的早上七点,妻先进了手术室。护士给了我一套白色的连衫裤,我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焦急地等在手术室外。当我走进手术室的时候,我妻的一半身体已给帘布遮住。我坐在她的旁边,握住她的手问她是否还疼,由于半身麻醉的缘故,她显得很安详。手术进行的很快,突然护士叫我:“爸爸!来看!” 我站起身来越过帘布看去,看不到肚上的伤口,却看到个小脑袋从妻的肚中伸出。他满脸血色,眉头紧皱,似乎极不原意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终于,他被不讲理的医生强行拖出,他极不原意的大哭起来,哭声如雷,我的心落地了。我们的洋洋出世了,我紧握住妻的手,妻在流泪,26小时的阵痛她没有流泪,可现在她流泪了,她流露的是无比的欣慰,我为我的妻儿骄傲,我的眼眶潮湿着。 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我不敢碰他,总觉得他是那样的弱,而我粗糙的双手与他细嫩的皮肤是无法般配的,但他比我想象的要坚强的多。护士帮他擦干血迹,翻来复去地拨弄他,在我看来护士的动作是极粗鲁的应红牌下场,可洋洋昂首顿足仰天长啸,好一个男儿模样。看到他我们一天一夜的辛苦全在九霄云外了。
伴孩子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