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三国

林准 --- 2009-02-02
笑看三国星期六,难得可以睡懒觉。和儿女们挤在帐篷里不愿起床。顺便得说一下,帐篷不是在后院,更不是在野外,在我家厅里。小女从不愿睡她的小床,因为太窄小,不够她梦里练‘懒猪打滚’的。放到大床上,不管在她周围叠多高的垫子被子,她也有本事翻山越岭,拱到床底。不得已,只好把‘猪圈’移到厅里地上。又怕厅里四面透风,所以支起帐篷。睡帐篷对小孩可是一大乐事,儿子因此也非要挤进来不可。无奈他俩的睡相都到了‘可怕’级,我只得作为‘界碑’横插其间。 言归正传,虽然赖在被窝,我们也都醒了。于是打开电视,见中文台在放三国演义,就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看。正是曹操在行军途中想起爱将典韦惨死,命三军祭奠一段,儿子不懂,问我:“他们在干什么?” 我说:“曹操在祭奠典韦。” 儿子又问:“什么是祭奠?” 我答:“曹操的好朋友典韦死了,曹操想典韦了,在这个地方怀念他。” “喔。。。“儿子若有所悟:“所以他们把典韦的裤子挂出来。” 我大惊,忙眬眼神细看,大笑,原是曹操命三军挑起的白幡,颇像白色长裤。 “这是白幡,不是裤子。白幡是以前人们祭奠亡灵时用的。。。。。” 长篇解释,见儿子的脸色依然是一知半解的模样。 这时,剧情转至曹操接见吕布来使。曹操问来使为何保无信小人吕布。使者答曰:“家小都在徐州,乃不得已尔。” 听闻‘乃’字,小女大闹起来。“爸爸,喝奶!” “此乃非那奶也.” 我忙解释. “爸爸,喝奶!” “这里乃是‘是’的意思。” “爸爸,喝奶!” “乃不得已,不是奶不得矣。” “爸爸,喝奶!” 不得已,乃从之。取奶一瓶于厨房,以塞其口。
笑看三国